當前位置:首頁?>?詳細信息

在約旦王國施工的日子……謝云俊

來源:□謝云俊 發布時間:2016年05月20日 訪問量: A+ A A-

在八年困難時期,中國十九冶先后承建了約旦王國南方水泥廠員工住宅小區工程建設、塔菲拉軍事學校和亞喀巴港到約旦首都安曼的道路工程施工任務,前后3年時間完成1770多萬美元的工程量。

1983年8月,我作為中國十九冶的總會計師和冶金工業部的中東代表,參與了中國十九冶約旦王國系列工程的建設。

這些工程是中國十九冶首次走出國門參與的國外工程建設,其中約旦南方水泥廠員工住宅小區工程是我們首次承接的國外工程總承包項目,包括206套單體別墅、一座清真寺、一個體育中心、一個超級市場和相應的學校、幼兒園、以及這些建筑物的污水處理,建筑面積35000平方米,工期從1983年7月28日起,共2年。

承建約旦王國系列工程很不簡單,是經過激烈競爭而來的。這些工程是中國冶金建設總公司以583萬約旦“提拉耳”(后削減為430萬“提拉耳”)的標價擊敗英國、法國、印度、土耳其等國建筑商后中標的,中標后中冶總建將施工任務交給中國十九冶承擔。當時承建約旦南方水泥廠的土耳其施工企業想獨攬員工住宅小區工程,中國冶金建設總公司通過層層努力,終于從土耳其施工企業嘴里奪下了這塊肉。為干好該項工程,經過選撥,中冶總建將施工任務交給了下屬的十九冶。十九冶當時有40多家二級單位,為了不負所托,組織了以筑爐公司為主的295人的施工隊伍,由我和四隊隊長張松源帶隊,分別于1983年7月21日、1984年2月12日到達約旦。

第一次走出國門參與國外建筑工程施工,我們各方面都不適應,既沒有國外施工的經驗、技術,施工標準又不和國際接軌。可以說,在國外施工是一個痛苦的磨合過程,工程質量要求高,施工條件差。

約旦地處中東,干旱、少雨、風沙大。施工隊伍在缺水、缺電、氣候惡劣、無青菜可吃等困難條件下,發揚艱苦奮斗精神,用汽車拉水,點蠟燭看圖紙(后國內拉去一臺發電機),叫國內同志寄來菜籽自己種菜。施工中克服材料供應緊張,監理工程師無理刁難等麻煩事情,邊施工,邊學習,每天作業達11小時之多,這樣,我們迅速打開了工作局面。

在約旦南方水泥廠員工住宅小區工程施工中,我們經歷了一個不被認可到認可的“斗爭”過程。

阿拉伯人墻面抹灰是用手抓,然后往墻上甩。而我們中國是用抹子、泥板抹上去。但當地監理工程師阿布對我們的施工方法不認可。不認可不要緊,我們可以比較,看看是你用手甩上去好,還是我們用工具抹上去好。

于是我們先做了個樣板工程,做好之后用兩米長的鋁合金靠尺搭上去,橫靠、豎靠,再用手電筒照射,驗證平整度。經過現場照射,墻面和靠尺嚴絲合縫,光線絲毫沒有穿過接觸部位。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們終于獲得了監理工程師阿布的認可和贊譽,夸獎我們中國施工師傅的技藝很高。

約旦王國系列工程工期很苛刻,要求在36個月內必須交工,違期罰款,超過一天就罰款總承包價的1%。為此,我們不得不24小時不間斷施工。但當地規定夜間不能施工,盡管實際周邊沒有居民。

這可怎么辦?我們只能回避監理偷偷作業。工地監理工程師阿布第二天都會檢查項目,如果有明顯的夜間作業痕跡都會不依不饒。于是,我們夜間施工不打混凝土,只是支模板、打土石方。阿拉伯人不允許放炮,而我們的基礎都在巖石上。沒辦法,我們只有買來日本制造的挖掘機,完全靠這個來打巖石,光鑿子都打掉了幾十個,鑿子都被磨光了。現在想想,施工過程真是一個艱苦的過程。

不過我們的艱苦施工得到了業主方的認可。工程完工后,約旦國王侯賽因來現場視察工程并出席交工典禮。在察看漂亮的工程后,他用阿拉伯語說“薩迪克”,意思就是中國好朋友,見到我們說“薩李瑪麗霍”,意為祝賀我們取得成功。

如期完成工程可以說是出乎意料的成功。時任十九冶黨委書記馮先作對我們要求“你們出去吃了外國人的飯,不吃中國人的糧食這就達到了目的”。就是這么簡單,因為那時候標準低,給我們的評價就是“你們吃了外國人的飯就是最大的貢獻”,不要求賺多少錢。

我們出去施工的工人回來都是萬元戶,惹得人們很是羨慕。除此之外,出去的人可以帶“五大件”回來,冰箱、彩電、組合音響、照相機、摩托車,這些商品在約旦是免稅的,免稅在約旦市場上很便宜,在國內三千五的話,在約旦只要兩千五,有三分之一的價差。

在國外施工,我們依舊保持了十九冶人淳樸的精神。在現場為了保工期,我們采取了獎勵措施,工人拿百分之百的話,干部只拿百分之八十。這個政策不是國家定的,也不是上級定的,而是我們項目部自己定的,這樣才能取信于我們的員工,所以我們的言行在工人里面才有威信,有號召力。這對工程如期完工至關重要。

夜間工人加班,我們給工人做夜宵。項目部領導親自到食堂去督辦,當地雞肉便宜,就把雞大腿盡量做得好吃些,工人吃得最后都吃膩了。

在施工過程中我們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是游泳池瓷磚鋪上去以后粘不住,鋪下去又浮起來,不是一塊浮起來,而是幾個平方米浮起來。到底是什么問題呢?是溫差問題呢,還是我們的施工工藝問題?我們把游泳池底部瓷磚鋪好后,過一兩天就鼓起來了,根本粘不住。這讓我們來來回回搞了好幾次返工。經過試驗,我們把泳池底部原來鋪的30×30公分小塊瓷磚,改成大塊瓷磚鑲嵌,從國內專門進口的瓷磚,大塊瓷磚又厚又重,接觸的面積很大,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施工是一個磨合的過程,生活同樣是一個磨合過程。

約旦是位于亞洲西部的一個國家,大部分地區屬亞熱帶沙漠氣候,西部山地屬地中海氣候。

當地阿拉伯人吃大餅,吃手抓羊肉,喝紅茶。當地的手抓羊肉是這么做的:將全羊放在蒸鍋里面,把羊撐成金字塔形狀,再把米糊在全羊身上,上火蒸熟。吃飯時,用四個指頭送食,小拇指留著清理嘴邊的食渣。生活方式、飲食習慣和我們國內完全不一樣。

當時我們去了大概400人,為了適應當地生活,我們帶了炊具、炊事員,按照我們自己的飲食習慣做飯。當地有茄子、辣椒、胡蘿卜、黃瓜等蔬菜,但他們是生吃。安靜的小鎮突然來了400多名外國人,物資已經滿足不了需求。我們得去以色列和約旦接壤的約旦河谷購買食材。約旦河谷離營地100多公里,為了滿足工人的飲食,每兩三天就得去采購一次。其實也能去約旦首都安曼的阿拉伯市場用當地貨幣“提拉耳”購買,但由于我們人數太多,市場上的蔬菜仍舊滿足不了我們,我們不得不去原產地約旦河谷購買。購買的肉食主要是雞肉,這是澳大利亞進口的凍雞,或者韓國進口的魚肉。雞肉、魚肉都特別便宜,我們為了節約施工成本,就挑選便宜的食材購買。

于是,我們的炊事員便隔三岔五開著車從紅海邊上的亞喀巴港到首都安曼,這綿延的280多公里路兩側全是戈壁灘,有的只是帶刺的駱駝草和滾滾熱浪。

在這里,最炎熱的季節是8至10月,干旱、炎熱。冬季是11月至次年4月。冬季有雪,夏季很少有雨。但我們施工營地離地中海很近,冬天,從地中海刮過來的大霧特別濃,吹過來都看不見人,沒有能見度,車輛沒法走,這個時候,現場離駐地的七八公里路程變得特別遙遠。

從1983年去約旦,到1986年8月回北京,是我度過的難忘的三年,也是有趣的三年。那個時候沒有直達約旦的班機,我們從北京坐飛機到阿聯酋,一下飛機全是熱風熱浪,簡直像進入蒸鍋一樣。白晃晃的沙漠上一點綠色也沒有,只有帶刺的駱駝草,沒有葉子,沒有其他的植物。

阿拉伯人養羊,冬天就趕到南方紅海邊去放牧,一個農場主要養5千到8千只羊。當地實行一夫多妻制,一個農場主有七八個老婆,二三十個孩子。一到冬天,農場主帶著老婆孩子,趕著羊群,開著大篷車去南方過冬,浩浩蕩蕩,車隊有六七輛車,大篷車、水車,老板的大奔、皮卡等等,夏天就回到約旦首都安曼的別墅。這也是異國他鄉的民族風情。

我們所在施工地沒有居民區,少有的閑暇也沒有娛樂節目。我們工人難得休假,一個月只有一天。我們就利用休假用車把大伙拉到安曼阿拉伯市場去買東西。我們中國人都是買阿拉伯市場的呢子大衣和各種呢料的衣服。因為很便宜,一個“提拉耳”就可以買一件。阿拉伯人就提著衣服在市場上喊,我們中國工人就買,一大包一大包的買,打成包往家里寄。

我們住的營地是自己搭建的,當時很艱苦,沒有像現在這種漂亮的板房。我們修建吊腳房,沒有基礎,只有基礎墩,中間隔著50公分空隙。施工區和營地沒有水,我們只能自己到供水塔去用車買。施工用水也要去買,水很昂貴。施工區有30米長、5米寬的大水箱,一個水箱可以裝幾百方水,現場有好幾個大水箱,我們就買水來儲備用于施工。

生活用水更拮據。我們一個人一個小桶,下班一人打一小桶水,到專門的席子棚洗澡房去洗漱。在施工點也有韓國人、日本人在那施工,有時候他們到我們現場來玩,對中國人艱苦的生活環境表示接受不了。

他們問我們中國工人來了多長時間,我們說來了一年了。

“回家了沒?”

“沒有回家。”

他們說這個真不可思議。他們每三個月就要回家,不管施工怎么忙,這是雷打不動的。

那個時候我們中國人缺糧,他們不缺,但是他們沒有石灰。當地糧食并不短缺。我們施工那么多工程要放線測量,而他們不產石灰。于是,我們的工人每天提著小桶就到阿拉伯市場去買白面,拿白面放線。這都是很特有的,“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

30多年彈指一揮間,約旦王國施工的日日夜夜仍歷歷在目,施工艱苦、生活艱苦,但回憶起來卻是一絲絲甜甜的回味。

打印 關閉
顶呱刮财神到